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预计三四季度gdp增速为6.8%|裴新华老公

预计三四季度GDP增速为6.8%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栏作家 徐高

  随着股市进入调整行情以及交易量较上半年显著萎缩,金融业GDP增速将出现明显回落,难以继续对经济增速企稳发挥支撑作用。在此影响下,GDP增速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出现落。我们预计3、4季度GDP增速均将放缓至6.8%的水平

预计三四季度GDP增速为6.8%预计三四季度GDP增速为6.8%

  去年中以来,资本市高涨与实体经济疲弱在GDP中表现为金融业一枝独秀,而实体经济增速不断下滑。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股市进入牛市阶段,金融行业GDP增速出现快速攀升,同比增速从14年3季度的8.6%上升至当年4季度、今年1季度和2季度的14.0%、15.9%和19.0%。然而实体经济却持续疲弱,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从14年7月的9.0%大幅回落至今年8月的6.1%,其它实体经济指标均不同程度的出现恶化。

  金融行业是GDP增速在今年上半年能够稳定于7%的主要原因。虽然实体经济指标持续恶化,但GDP同比增速在今年上半年依然稳定于7.0%,这主要受金融机构增速高涨推动。15年1、2季度金融业分别贡献GDP增速中的1.5和1.6个百分点。剔除金融业后其它行业GDP同比增速从14年2季度的7.4%大幅下降至15年1季度和2季度的6.0%与5.9%,绝对水平已经创下1992年有季度数据以来新低(图1)实体经济疲弱环境下,金融业成为GDP增速企稳的关键。

图 1. 金融业与非金融业GDP当季同比增速图 1. 金融业与非金融业GDP当季同比增速

  股市调整下行意味着金融业对经济增速企稳的支撑不再,GDP增速放缓加大。随着股市进入调整行情以及交易量较上半年显著萎缩,金融业GDP增速将出现明显回落,难以继续对经济增速企稳发挥支撑作用。在此影响下,GDP增速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出现回落。如果3、4季度金融业GDP增速回落至去年9.7%的水平,金融业对GDP增速的贡献将减少0.7个百分点。将直接导致GDP同比增速从15年2季度的7.0%跌落至6.3%水平。

  厘金融业GDP统计方法对预测未来GDP增速至关重要。去年中e7a7b9c1d9282082b7e4fd026109e095金融业在GDP中重要性常突出,而股市波动带动金融业GDP在今年2季度后发生趋势性变化,准确衡量股市调整对GDP的影响判断未来经济增速走势的关键。而这需要以掌握金融业GDP统计方法为基础。因此厘清金融业增加值统计方法对预测未来GDP增速至关重要。

  金融业增加值由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以及其他金融活动四个子部门增加值组成。在GDP统计中,lighters mv,金融业被分为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和其它金融活动四个子部门。各部门通过自身行业指标统计行业GDP,而后加总得到金融业GDP。

  从分布看,银行占据了金融业增加值的绝大部分。2013年金融业GDP中,银行占比高达85.8%。而证券业占比仅为3.2%,保险和其它金融业占4cd55397d5b9631f2307e9aa4836458c别为6.4%和4.5%(图2)虽然银行业是金融业主体,但金融业GDP增速波动主要来自证券业。

图 2. 2013年金融业GDP构成图 2. 2013年金融业GDP构成

  数据显示,股市成交量与金融业GDP增速具有高度正相关关系,显示股市涨跌是影响金融业GDP的关键变量(图3)。相比之下,金融业GDP与信贷、存款等指标相关性较弱(图4)。这主要是因为股市成交额波动幅度显著大于存贷款增速,导致金融业GDP的波动主要来自股市成交额变化。

图 3. 金融业GDP与股票实际成交额图 3. 金融业GDP与股票实际成交额
图 4. 金融业GDP与存贷款余额实际同比图 4. 金融业GDP与存贷款余额实际同比

  金融业年度GDP按收入法统计,而1b53b3c5256d91100d6f135e0d00c01a67dbcf68a57906dcb0ec480e7e85度GDP按可获得月度数据进行估计。金融业各部门年度GDP均按收入法统计,即通过相关材料获得劳动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酬、企业盈余、税以及资产折旧等四项数据,将其加总得到各行业年度GDP数据。

  然而在季度GDP统计中由于资料有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统计局大多借助可得的月度数据进行推算。其中银行业GDP增速按存贷款加ff9b799743996f924c87f8e6fc2c18234c3f2a9fca01d35e4af3b5933e01实际增速推算,证券业GDP增速按股市成交额实际增速推算,而保险业则依据保费收入进行统计。然而季度估算得到数据与年度收入法统计数据可能出现出入,因此统计局引入国家换算系数进行调整。

  金融业季度GDP不仅受各子行业相应指标增速影响,同样受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影响。由于金融行业季度GDP与年度GDP统计方法不同,统计结果也存在相应差异。为避免产生系统性偏差,统计部门将上年季度统计方法得到的年度GDP增速与年度统计方法得到的GDP增速比值作为国家换算系数,国家换算系数乘以个金融子行业指标季度增速得到季度GDP增速。例如证券业季度GDP实际同比增速即股市实际成交额乘以证券业国家换算系数。金融业GDP不仅受各子行业经指标实际增速影响,同样取决于各行业国家换算系数变化。

  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情况下,我们直接用金融子行业经营指标得到金融业GDP增速估计值,真实值和估计值的偏差反应了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增速的影响,此影响与股市成交额实际增速存在负相关关系,显示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具有平滑金融业增速波动效果。

  在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情况下,我们使用存贷款实际增速、股市成交额实际增速以及保费收入实际增速的加权平均值作为金融业GDP的估计值,权重为上年银行、证券和保险业GDP占金融业GDP比例。

  真实金融业GDP增速与估算值之差显示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的影响。数据显示,作为金融业GDP波动主要来源券业GDP统计指标,股市实际成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额同比增速与国换算系数对金融业GDP影响存在显著负相dfeb9c8227880f890cb9553d2894c832关系,家换算系数变化具平滑金融业GDP波动效果(5)。

图 5. 股票成交额同比与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影响图 5. 股票成交额同比与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影响

  我们通过经验数据尝试研究股市成交额与国家换算系数对金融业GDP影响之间相关关系进行定量分析(详见附录)。我们用股市实际成交额对金融业GDP实际值与估计值之差进行一元线性回归,回归结果显示股市成交额上升1个百分点将带来两者之差上升0.038个百分点。即股市成交额上涨1个百分点的同时,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将相应的降低金融业GDP增速0.038个百分点,以平滑股市波动对金融业GDP影响。15年2季度股市实际成交额较1季度提高691.3个百分点,相应的国家换算系数调整降低了金融业GDP增速26.4个百分点,以平滑股市波动对金融业GDP的影响。因此,2季度金融业GDP实际增速也仅较1季度小幅回升3.1个百分点值19.0%。

  在以上分析基础上,我们对未来两个季度金融业GDP进行预测。我们将预测分为两部分,第一在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变化的情况下,估计金融业GDP增速。第二部分通过股市成交额与国家换算系数对金融业GDP影响的经验关系,在不同的置信区间上估计国家换算系数调整可能对金融业GDP增速产生的影响。

  最后加总两部分估计,得出对金融业GDP增速的预测值。在此过程中,股市成交额下降对金融业GDP存在方向不同的两作用。在预测第部分中作为证券业GDP的估计指标,股市成交额下降将接拉低金融业GDP增速;而在预测第二部分中,股市成交额下降的同时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将对金融业GDP产生推作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股市波动的冲击。

  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变化,金融业GDP将出现显著下行。今年1季度股市日均成交额6975亿元,2季度大幅攀升至1.58亿元,同比增速也从223.4%急速攀升至915.0%,经过价格调整后1、2季度股市成交额实际同比增速分别为22.8%和914.2%。然而股灾之后,股市交易量大幅萎缩。3季度股市日均成交额降至9270亿元,同比增速放缓至213.4%。

  如果4季度股市日均成交额进一步放缓至8000亿元,同比增速将进一步下降至50.3%。在假定其他金融子行业GDP增速保持15年2季度水平不变的情况下,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变化,3、4季度金融业GDP同比增速将较2季度19.0%的水平下降32.5和40.0个百分点。

  国家换算系数的变化可能一定程度上缓解股市波动对金融业GDP的冲击。经验数据显示,股市成交额萎缩阶段国家换算系数调整将对金融业GDP产生推高作用。根据计量分析结果,3、4季度股票成交额实际增速较2季度下降706.4与867.0个百分点的同时,国家换算系数调整将推高金融业GDP增速23.4和29.6个百分点(图6)。

图 6. 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增速影响估计图 6. 国家换算系数变化对金融业GDP增速影响估计

  调整之后,3、4季度金融业GDP同比增速较2季度降幅将较不考虑国家换算系数变化时显著收窄,预测3、4季度金融业GDP同比增速将较2季度回落10.0和11.3个723bd202589f51cf9d28cac2aaf940fe点至9.0%和7.7%(图7)。

图7. 金融业GDP预测图7. 金融业GDP预测

  资金面改善推动实体经济企稳回升态势,非金融业GDP增速将较2季度有所改善。得到金融业GDP增速预测值之后,我们通过对非金融业GDP增速预测,将得到对总GDP增速预测。而资金面改善推动实体经济呈现企稳回升态势。

  随着近几个月信贷投放和社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融资总量的持续扩张,实体经济信用供给持续增长。地方政府务置换扩容、企业债发行加速等都将引导金融体系过量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有效缓解实体经济融资困难。未来资金面持续改善将推动投资增速提高,带动经济企稳回升。稳增长政策下,非金融业GDP将出现持续回升(图8)。预测非金融业GDP同比增速将从2季度的5.9%回升至3季度的6.3%和4季度的6.6%。

图 8. 工业增加值与非金融业GDP图 8. 工业增加值与非金融业GDP

  结合金融业与非金融业GDP预测,我们预测3、4季度GDP同比增速均将放缓6.8%水平。以15年上半年金融业占总GDP比例为权重,结合之前估计结果,我们预测3、4季度GDP增速均将放缓6.8%水平(图9)。在75%的置信区间上,3、4季度GDP将落至[6.2,6.9]与[6.5,6.9]区间内。3季度GDP增速将大概率破7%,同比增速将继续创下金融危机后新低。

图 9. GDP增速预测图 9. GDP增速预测

  (本文作者介绍:2011年5月加入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任首席宏观分析师。2014年任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d7a4cc73f172f8cb896b6cbf6d56d33e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不代表本站观点。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高低速快门兼具 佳能70d套机售价7545元|风云组合是谁

下一篇:评论:家电企业老总新人换旧人皆因资本引|民办大学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