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稳健货币政策

稳健货币政策

对比2017年,今年会议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提“中性”二字;去年“关注货币政策供给总闸门”,今年强调“松紧适度”和“流动性合理充裕”。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明年货币政策较之过去几年会有进一步宽松的空间。2019年进一步降准及降息的可能性很大。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为明年经济金融领域工作定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下称"会议")近日在北京召开,对于2019年金融体系的工作安排,会议指出,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对比2017年,今年会议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提"中性"二字;同时,去年"关注货币政策供给总闸门",今年强调"松紧适度"和"流动性合理充裕"。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明年货币政策较之过去几年会有进一步宽松的空间。2019年进一步降准及降息的可能性很大。

稳健货币政策未提"中性"

事实上,从最近几个月央行货币政策的操作、央行行长易纲的公开场合重要表态,以及12月13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2019年的经济工作中,不难看出,明年货币政策基调稳健偏松的预期呼之欲出。

易纲近期在公开讲座中表示,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是支持实体经济,同时中国还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因此我们的货币政策既要考虑到内部均衡,也要考虑到外部均衡。

人民银行连续给出的两个操作再次印证了此番讲话。12月19日,通过央行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投放流动性600亿元,当周累计投放4000亿元,直接拉动当日DR007加权平均利率比18日下降2个基点。20日,央行再次开展1500亿元逆回购操作,连续第四个工作日逆回购,四日累计净投放5500亿元。

19日稍晚时间,央行再称,为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决定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操作利率比MLF优惠15个基点,目前为3.15%。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央行已先后三次调增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共4000亿元,用于支持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发放贷款和票据贴现。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会议继续强调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在金融方面提出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在此背景下,宏观政策要强化逆周期调节,被提到了第一位。

近年来,随着我国金融去杠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成为经济金融活动的主旋律,逆周期调节被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和货币政策一起,始终将维护经济金融稳定作为重要目标。

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今年的会议不再提"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而是强调"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温彬认为,这也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和核心。今年来看,央行在保持流动性稳定方面效果比较明显,市场利率趋于回落但是整体信用紧缩的状况,还是对实体经济包括民营小微融资产生了一定的压力,所以产生了宽货币和紧信用的组合。

根据央行按月发布的金融数据,今年以来,社融、M2增速屡屡创下历史低位,主要原因是前一段时间强监管和去杠杆双重作用下,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表外融资规模的持续收缩,而这一部分此前恰恰是民营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之一。

今年下半年以来,各金融监管部门提出要"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从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变。会议再次强调这一点,是和今年的政策一脉相承。

不仅如此,会议继续强调,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近来,民营企业"发债难、发债贵"已有缓解,发行失败和募资不足的情况减少。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为例,民企债券发行成功率上升至年内最高水平,发债金额占比创近期新高,扭转了9月以来环比持续下降的趋势。

根据会议的安排,明年将会进一步畅通民企直接融资的渠道,实现精准滴灌。

对汇率有信心

不过,和去年不同,会议在对货币政策的表述中,没有提及人民币汇率。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这意味着至少从国家层面而言,汇率目前不是非常突出的问题,也显示出政府对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信心。

人民币汇率走势是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受内部经济下行、贸易顺差缩小和贸易摩擦、新兴市场风险上升等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相对于2017年较为弱势,尤其在三季度下跌较快,但四季度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波回升。

管涛认为,虽然当前人民币汇率接近心理关口,但是与2016年底相比,面临的压力已经减轻。就目前的人民币汇率形势来看,市场预期已较为稳定。不过,随着全球经济放缓、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大,并且主要央行货币政策陆续正常化,人民币汇率可能面临不同于现阶段的压力,但决定人民币汇率中长期走势的因素还是在于我国经济基本面。

温彬认为,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美联储加息节奏放缓,不排除明年美元指数出现冲高回落的走势,会对人民币产生相对宽松的环境,所以对明年汇率冲击不大,更多是在一个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双向波动。

(第一财经 徐燕燕)

推荐阅读/观看: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

上一篇:胆大包天|大连心乐和三寰乳业竟用“伪巴氏”冒充鲜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