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c919供应商回应质疑:波音很多部件也不是自己|shouyin

C919供应商<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回</a>应质疑:波<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音</a>很多部件也e9c59d36996<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70a</a>0d21e6d44c5da3ea2c自己生产

  项目管能力才是民机主制造商的核心竞争力

  本报记者 肖夏 上海报道

  作为首款拥有自主识产的国产干线客机,11月2日总装下线的C919也引入了多家外资公司的技术量,共有16家中外合资公司参与其中。

  早在2011年,工业产品制造商美国伊顿公司(下称伊顿)与中国飞机公司旗下的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上飞)成立了伊顿上飞(上海)航空管路制造有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公司(下称伊顿上飞公司),成为16家合资企业中最早成立的一家。伊顿是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家涉及电气、液压、宇航和汽车四大板块业务的跨国企业,去年收达到226亿元,波音和空客均是两大重要客户。

  11月3日,在见证了C919下线的第二天,伊顿中国区总裁周涛受了21世纪经济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道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的访,此前他曾担任伊顿宇航集团太区总裁,见证了伊顿上飞的成立。

  中国商飞采用了“主制造商+供应商”模式来引进多家外资公司的技术,却引发了外界对其自主研发能力的质疑。对此周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商飞的主制造商定位其实与波音、空客一致,核心竞争力现在其整体的项目管理能力上。

  “从合资公司成立之初到最近两年,作为供应商我们明显受到了商飞的进步。”周涛表示,其实对伊顿来说,与商飞这样的新晋民机制造商合作也是难得的“锻炼机会”。

  周涛介绍,依靠C919项目是伊顿的首要目标,同时伊顿也希望继续开拓中国市场。除了跟进商飞,伊顿未来会推进的其他机型,周涛表示公司也希望就公务机、货运、通航等其他类型飞机,与国内其他公司展开技术合作。

  合建大飞机“血管”

  伊顿上飞航空管路公司于2011年6月正式揭牌。周涛回忆,伊顿与上飞是在2010年7月签署了建立合资公司的协议,2011年3月合资公司便率先拿到工商执照,成为第一家为大飞机项目成立的中外合资公司。

  在伊顿上飞公司中,伊顿持股49%,上飞占有51%的股份,保有控股地位。伊顿上飞公司主要为C919设计、开发和制造燃油液压管路系统。据介绍,管路部分的零件在大型客机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包括燃油、液压、环控、废水等系统都有涉及,被称为飞机的“血管”。

  “管路的设计对于飞机来说非常重要。”周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说,“因为机上不同的系统需要的导管走向、接口和材料规格都有很大不同,因此每一款新发的客机都需要专门进行设计管路,并且也是飞机总装下线前最后一个需要装入的系统”。

  仅从管路系统来看,在与商飞合作之前,伊顿在民机市场已经成为第一。波音737、787,空客320、380等民用客机上都采用了伊顿设计的管路,此外,伊顿在民航领域还提供液压、燃油、传感等其他系统的技术。

  由于引入了众多外资技术方合作,对C919自主研发能力的质疑一直存在。作为供应商以及合资方的代表,周涛认为,这主要是外界对于民机产业的发展模式有误解。

  “对于民机的主制造商来说,其核心竞争力并不只是自己生产了飞机的多少部件,而是要看其整体的项目管理能力,包括与供应商的合作紧密度、飞机通过取证适航的能力以及飞机的商业竞争力等等。”周涛指出,“所以不止是C919,波音和空客的飞机其实很多部件、系统和设也都是其他企业生产的。”

  在他看来,从波音和空客的案例来看,依靠“主制造商+供应商”07732e7619c7f88963b61b8e7879e615,很多技术已逐渐发展起来。在C919中贡献了技术力量的16家中外合资公司中,一半以上外资公司都是来自美、法两国,这些企业正是围绕着波音和空客两大主制造商而成长起来。

  寻求更多中国民机合作

  与大多数民航产业链上的跨国企业相似,伊顿在民机领域的营收主要来自美国和欧盟。截至去年,亚太区对伊顿宇航业务的营收贡献不过10%。显而易见,C919投运后将会为伊顿带来新的营收增长点。

  用周涛的话说,从前期伊顿上飞公司最初成立到最近两年,商飞的进步常明显。“刚成9b16e9141cf5b90b55c5a328e952e4cb双方确实磨合了一段时,因为商飞毕竟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有经验,而像波音和空客和供应商的合作已经有很成熟的流程,他们在工中更主动,作为供应商对他们的依赖也更强。”周涛在采访中说,“但这两年经过积累之后,商飞对我们也提出了更的要求,其本身的团队建设也有明显的提升。”

  大飞机下线后,伊顿还将继续参与到后续的试飞取证中,完成设计改动、和再测试等,为尽早实现量产努力。按照预算,C919未来的产量可能会在2000架。

  对于伊顿来说,2000架飞机的售后服务也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按照其年报,售后市场业务可谓伊顿宇航集团贡献21%的营收,位列营收占比第二位。周涛介绍,由于飞机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付后营运周期长,青田县教育局,售后服务也是民机供应商的重要市场,C919的出现对于供应商的售后服务能力也是一种考验

  周涛表示,和商飞的合作对于供应商来说也是难得的机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毕竟之干线民机市基本就只有波音和空客两,新的客机出现对于供应商提升技术也帮助。

  除了C919,伊顿还是产支线机ARJ21的供应商,并将为中航工业的新舟700和提供燃油系统,上述伊顿上飞公司也中航工业公务机AG300供应商。

  周涛表示,未来伊顿还希望继续与中国其他的飞机制造商合作,为公务机、货机、通用航空飞机提供技术。不过他同时也强调,当前伊顿仍然会以C919为立足点。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十三五规划建议:积极培育公开透明健|证券交易复习重

下一篇:携程加入百度系 求腾讯的心理阴影面积|突围行动主题